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上海电气董事长涉嫌违法违纪被查 子公司“爆雷”损失或高达83亿元

发布时间:2021-7-29 15:32 来源:《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张辉


《投资者网》葛凡梅


7月27日,根据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601727.SH)党委书记、董事长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祸不单行,上海电气自公布87亿元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可能将对公司造成83亿元损失后,公司股价跌跌不休。Wind数据显示,从今年5月30日晚上海电气发布《关于公司重大风险的提示公告》以来,截至7月27日,上海电气股价累计跌幅为23.03%,当日报收3.91元,市值约为614亿元。


而在7月5日,上海电气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沪证调查字2021-1-028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次子公司应收账款大额逾期,为何会致使上海电气被查,公司股价大幅震荡?《投资者网》就本文相关问题联系上海电气,公司方面表示:“已收到信息,在准备回复。”但是,经过了两周的工作日时间等待,一直未收到公司方面回复。


子公司应收账款暴雷


根据今年5月30日晚上海电气公告,上海电气合并报表范围内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为减少损失,通讯公司已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


公告显示,截至5月30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0亿元,通讯公司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上海电气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借款到期日分别自2021年11月14日至2022年5月28日不等),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通讯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16日,注册资本为3亿元,其中上海电气出资1.2亿元,占通讯公司40%的股权,为通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通讯公司主要生产、销售专网通信产品。通讯公司采取的销售模式是由客户预先支付10%的预付款,其余款项在订单完成和交付后按约定分期支付。


数据显示,2020年,通讯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84亿元,净利润0.9亿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通讯公司总资产101.04亿元,净资产13.15亿元,短期借款为27.05亿元,其他应付款43.38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持股40%的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上海电气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从而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5.26亿元。


另外,加上因通讯公司可能无法偿还上海电气向其提供的股东借款77.66亿元。公告显示,极端情况下,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事件,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即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


暴雷事件事发突然


上海电气披露该则重大风险的当晚,公司收到《督促公司妥善处置风险事项、合规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监管函。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关于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可能出现的大额应收账款逾期事件,上海电气对此并未有过任何信息披露。


早在今年3月,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刚刚对上海电气出具了2020年度标准无保留年度审计报告和有效内部控制报告审计报告,认为公司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令人诧异的是,仅仅时隔2个月,通讯公司却出现了87亿元的应收账款普遍逾期情况。


在上海电气公告宣布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后,便受到了证监会的调查。上海电气称:“公司于2021年7月5日收到证监会对公司的《调查通知书》(沪证调查字2021-1-028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投资者网》在wind数据上海电气公司公告中检索关于上海电气对外发布的向关联方提供借款相关的关联交易公告,发现仅有四条公告,均与关联方中国能源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相关;并未查阅到上海电气与通讯公司的任何借款有关的独立公开公告。


事实上,作为通讯公司的控股股东,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大额借款“输血”。根据重大风险提示公告,上海电气向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但是,根据上海电气2020年年报,上海电气2020年关于关联方借款的应收款仅为10.15亿元。


根据今年3月上海电气发布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关于上海电气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占用资金情况专项报告》,2020年,上海电气与通讯公司资金往来的累计发生金额约为其他流动资产53.31亿元,其中通讯公司年内偿还累计24.81亿元。截至2020年期末,通讯公司与上海电气的往来资金余额为46.61亿元。


梳理2020年上海电气其他流动资产,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年末,上海电气的其他流动资产余额为174.77亿元,其中包括期限在一年内的贷款61.81亿元,期限在一年内的其他债权投资86.6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通讯公司大额应收账款被公告之前,通讯公司发生了人事变动。企查查信息显示,今年1月19日,通讯公司法定代表人吕亚臣变更为沈欣。公开信息显示,吕亚臣为通讯公司的原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也是上海电气原副总裁,于2020年5月退休。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吕亚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或致83亿元巨亏


资料显示,上海电气是一家大型综合性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板块,产品包括火力发电机组(煤电、气电)、核电机组、风力发电设备、输配电设备、环保设备、自动化设备、电梯、轨道交通和机床等。公司年营收超过1300亿元、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上海电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11.58亿元、1275.09亿元、1372.8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7.17%、26.05%、7.67%;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0.17亿元、35.01亿元、37.5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3.42%、16.06%、7.34%。营收与归母净利润的增速均出现下滑。


根据上海电气公告,通讯公司87亿元应收账款逾期,在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的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而在过去三年,上海电气累计的归母净利润约为102.77亿元。由此可见,一旦极端情况发生,上海电气过去三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0.76%将消耗殆尽。


过去两年,上海电气的毛利率也出现下降。Wind数据显示, 2020年,上海电气的毛利率16.55%,较2020年的19.18%下降了2.63个百分点。此外,根据聚源数据,2020年同行业毛利率中位值为18.15%,也高于上海电气的毛利率情况。


近年来,上海电气的应收账款居高不下。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上海电气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53亿元、367亿元、402亿元,平均占总资产的10%以上,且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


具体来看,近两年上海电气的逾期应收账款占比同样居高。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上海电气未逾期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21亿元、146亿元,分别在总应收账款中占比约33%、36%;而同期逾期的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67%、34%,远高于未逾期的应收账款占比,上海电气存在应收账款坏账风险。


今年一季度,上海电气实现营收255.63亿元、归母净利润6.61亿元。但是受子公司应收账款逾期事件影响,上海电气的股价出现显著下跌,较年内最高点6.08元/股,跌幅超35%。




国企网-《国企》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