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警惕里拉暴跌引发全球市场风险

发布时间:2018-8-17 16:31 来源:《国企》 责任编辑:张尧

8月10日,土耳其的货币里拉迎来了“黑色星期五”,由于受到美国制裁等因素的影响,其对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在一天之内狂贬,对美元的盘中汇率更是一度下跌了将近16%。

8月13日,亚洲交易时段早盘土耳其里拉曾跌破7.23里拉兑换1美元的关口。但随后土耳其银行宣布为本国银行间提供流动性,里拉兑美元跌幅开始收窄。尽管如此,土耳其里拉还是在近五个交易日下跌超过了30%。结合今年以来的行情,超过80%的贬值幅度,不可谓不惨淡。

如果回看2018年初各大机构的投资展望,警示土耳其内部风险早已是各方共识。尽管土耳其在2017年实现了7.4%的经济增速,但这一增长高度依赖外部低息环境、欧元区超预期增长和低能源价格。

可现如今,所有利好因素都悄然地发生了变化。更严重的是,在高增长之下,土耳其经济结构严重失衡。土耳其本轮高速经济增长主要依靠2016年三季度埃尔多安政府开始实施的信贷担保基金计划和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长期经济刺激导致政府赤字不断提高,经济过热风险逐步加剧。

此外,土耳其央行决策缺乏独立性,受制于政府持续推动经济增长的目标,需要维持低利率,造成通胀率长期维持在10%以上。由货币宽松政策刺激带来的经济发展并没有提升经济增长率,竞争力不足导致出口长期无法弥补能源和黄金进口。今年以来,能源价格高企进一步推升了贸易赤字,造成其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长期维持在6%以上,使得土耳其央行在本次危机中可用的手段并不太多。

主要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也岌岌可危

其实,在今年4月份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3%心理关口后,越来越多的美元流动性开始回流美国。不光是土耳其,美元融资在其他新兴市场套利交易的模式也有扭转的迹象,全球证券投资从这些市场成规模地持续净流出。

以南美为例,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已经大幅贬值了50%。委内瑞拉政府更是内外交困,开始了疯狂印钞,导致了当地物价上涨近460倍。一年前,在委内瑞拉喝一杯咖啡,要花2300玻利瓦尔,而现在,这个数字是200万。目前20万玻利瓦尔只够买一个鸡蛋,贬值幅度堪比“跳崖”。

社交媒体上甚至还流传着用委内瑞拉货币来当厕纸的图片,算是向所有人解释了一把什么是真正的“金钱如粪土”。如今玻利瓦尔对美元的汇率,已经飙涨至350万兑换1美元。IMF西半球部事务主管亚历杭德罗·维尔纳告诉媒体,到2018年年底,委内瑞拉的通胀率有可能飙升至1000000%。其经济状况,已经类似于1923年的德国,或2008年前后的津巴布韦。

在东欧,波兰、匈牙利、捷克等国的货币贬值幅度也有10%上下;在东南亚,以菲律宾比索为代表的东盟发展中国家货币也普遍走弱,大都贬值了5%左右。

曾被外界普遍看好的“金砖国家”,其货币也都走在“下行通道”上。巴西里亚尔在最近的四个多月已经贬值超过了10%;上上周四(8月9日)在特朗普威胁加强对俄制裁后,卢布兑美元也有近一成(9.3%)的贬值幅度,使得俄罗斯政府不得不采取减持美债等措施,用来维持其货币的相对稳定;南非由于其激进的土地改革政策,动摇了部分投资者的信心。兰特这6天来也贬值了约15%;上周一(8月13日)卢比更是触及了69.8525的历史低点,致使印度储备银行进行紧急干预。

人民币在中美关税“大战”开始之后也一路走低,截至8月15日22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9305,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463个基点;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徘徊在6.9482,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534个基点;境内外汇率双双跌破6.9整数关口,其中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盘中刷新年内低点6.9336。

美银美林策略分析师米歇尔·哈特奈特认为,当前强势美元无疑是触发人民币跌破6.9的主要推手。所幸的是,由土耳其里拉暴跌所掀起的新兴市场投机沽空潮在这两天较为平静,不排除投机资本担心人民银行可能出台新的干预措施。

有分析认为,当前人民币虽然存在贬值压力,却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具体而言,尽管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步步逼近上一轮人民币贬值周期的最低点6.9633,但境外NDF市场1年期人民币市场显示未来汇率贬值幅度不到3%,远低于2016年底5%的峰值。

此外,境内外风险逆转指标(即看涨美元/看跌人民币期权、看跌美元/看涨人民币期权的波动率之差)也低于2016年底人民币贬值预期最强烈时期,表明整个外汇市场预期未来人民币不会大幅下跌。

德意志银行外汇策略师罗宾·温克勒更是直言,当前人民币汇率主要跟随美元上涨而下跌,多数对冲基金都在静待央行出台新干预措施,包括重启逆周期因子等,不敢轻举妄动。

里拉剧变或带动全球影响

相较于新兴市场受本轮土耳其里拉暴跌的影响大都集中在心理层面,与土国信贷较多的欧洲金融机构反而面临巨大的金融风险冲击。在欧洲央行对欧洲银行业在土耳其风险敞口表示关切之后,欧元对美元汇率开始下滑,当日便贬值1.34%。有投资机构认为,土耳其目前的货币形势可能导致欧元对美元汇率短期内承压,并且进一步影响欧洲央行放慢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脚步。

实际上,除了外汇市场动荡外,全球股市也受到波及,呈现了近一周的普跌态势。截至(8月)15日亚太市场上,日经225指数开盘跌1.05%,至21,980.82点。韩国KOSPI指数开盘下跌29.30点,跌幅1.30%,报2258.91点,港股收盘时下跌了1.55%。孟买SENSEX30指数下跌0.59%。欧洲市场,富时100暂跌1.09%,法国CAC40跌1.15%,德国DAX跌1.17%。就连美国股市也未能独善其身,三大指数也都表现惨淡,道指下跌0.61%,纳指下跌0.69%,标普500下跌0.55%。

不仅如此,商品市场也呈现普跌。国际金价及白银价均出现小幅下跌;油价也未能逃脱下跌命运;农产品方面,CBOT大豆、CBOT玉米、CBOT小麦等多个品种出现下跌,跌幅约1%。

有分析师认为,从当前的各个市场表现来看,“里拉危机”的市场恐慌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FXTM富拓货币策略和市场研究全球主管杰梅尔·阿曼达认为,全球市场已深受贸易摩擦加剧、特朗普执政带来的不可预测性的影响,而土耳其货币危机所蕴含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政治风险所引发的不确定性有可能加剧这种不确定性,从而令投资者对短期内的市场前景难以预测,所以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股市仍会走向不明朗、新兴市场货币仍会变得不受青睐。

不过,摩根大通资管公司全球市场分析师凯丽·卡内基称,土耳其里拉的贬值是多方面的,不仅仅是因为经常性账户赤字和外汇储备不足等外部疲弱的状况所导致的,更有其深层原因,如土耳其政治局势、经济结构失衡。高负债、高通胀、高失业率下的土耳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等综合因素。这些因素是土耳其所独有的,因此,很难说就会一定引发像1998年或是2008年那样的金融海啸。

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股市已经走入底部,下跌空间不大,债市又主要受到国内政策和经济走势的影响较大,外部冲击对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影响较小。所以说中国金融市场方面在最近一段时间还算“太平”。但已有业内人士建议中国政府和央行要及早准备好应对举措,以备不时之需。

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尽管目前因里拉暴跌而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波动还未波及中国,但根据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一些国家尽管基本面不差,但由于羊群效应的存在也会被波及到,对这些国家造成沉重的打击,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特别是要小心兜圈式的影响,毕竟土耳其外债中有超过60%的贷款来自欧洲银行,市场肯定会担心土耳其里拉的暴跌从而增加欧元区银行的坏账风险,这一风险最终有可能拖累欧元走势。在美元指数的货币篮子中,欧元占比57.6%,对美元走势有引导性作用。一旦欧元受到拖累,美元指数随之走强,人民币将难以避免地面临贬值风险。

余永定进一步分析认为,受国内外形势影响,对于可能会出现的新一轮的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贬值潮要做好准备。具体来说,跨境资本管理不能放松,要仔细检查是否存在资本大规模流出的渠道,如债券通、沪港通、深港通,以及数字货币是否也会成为资本外逃的新工具等。现在,资本流动跨境管理已经实现常态化,未来应该继续坚持,特别要注意不能临时抱佛脚,等到出事才管制,这样容易加速资本外逃。

中国企业界亦须审慎应对

目前,排在土耳其贸易进口来源国前五位的分别是中国、德国、俄罗斯、美国和意大利,占土耳其贸易进口总额的40%。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外贸企业在土耳其危机中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据《证券时报》的记者了解,近日,多家与土耳其方面有着经贸联系的公司在互动平台回应了土耳其里拉贬值对其公司业务的影响。

华峰氨纶介绍称,公司会有汇兑损益产生,但土耳其业务在公司整体业务中占比较少,直接影响不大;大元泵业表示,近日土耳其本币贬值未对公司现有业务造成显著影响,公司将进一步关注并评估在土耳其市场的业务风险;许继电气回应称,公司中标的土耳其凡城600兆瓦背靠背换流站项目是以人民币结算的,目前尚未开始供货;世龙实业的负责人也公开谈到,土耳其里拉贬值对其没有影响。

当然,考虑到人民币持续走弱的影响,中国对美的出口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有望缓解关税方面带来的压力,但是对其他市场的出口企业或将承压。因为,当人民币贬值时,中国的出口竞争力将会挤压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型工业国的出口。这些国家有很大概率被迫采取竞争性贬值来保护当地的出口产业,从而使得中国企业对其出口的产品以及中间产品的经济性下降,利润和市占率受到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至于国内那些仰赖进口的资源型企业和高科技产业,也将因人民币的下行预期,使其不得不面对成本提升所带来的市场风险。例如这几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快速增长,但是无论设备、原材料、EDA、IP、高端芯片,自给率都较低,仍需要大量进口。近日,应用材料、科磊(KLA-Tencor)、MKS Instruments、泰瑞达(Teradyne)等半导体设备厂商的股价纷纷下跌,多少就存在这方面的因素。因此,这类企业应该对未来物料价格进行积极预判。如果能够成功的预判未来物料涨价,汇率降低,那么就应该在相对合适的情况下进行战略储备,以备不时之需。

大华银行(中国)环球金融部主管杨瑞琪也强调,目前人民币贬值其实也是企业进行结构调整的时机,企业可以趁此时机加快市场多元化的步伐,加快研发、设计、创新等投入,增强内生竞争力。

但需要注意的是,有分析指出人民币贬值的空间不大,企业其实不必太过纠结于汇率,应依旧保持正常的营运心态。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就表示,中美都不希望人民币大幅贬值,“7.0”是一个重要的心理关口,目前人民币汇率不会轻易破“7”。

日前,“央妈”已经采取了措施。8月3日,其公开宣布,决定自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这一调整意味着人民币空头交易成本将抬升,恶意做空人民币行为将受到遏制。



国企网-《国企》杂志社官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企网或《国企》杂志”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企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企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企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返回顶部